IMG_7911.JPG

當美國各地迎來數十年來最冷的聖誕節,我們陰錯陽差地剛好飛去舊金山探親,奇蹟似的航班完全沒被影響,準時起降,覺得真是太幸運了。

IMG_7833.JPG  IMG_7951.JPG

這趟旅行是在十一月中才臨時決定的,機票旅館租車很快就安排好,回想了一下,這應該是我第四次到舊金山,但卻也是第一次終於好好的遊玩了這個城市。以前就聽一個老朋友說舊金山是她最愛的城市,一直不明白為什麼。總是覺得西岸除了亞洲美食應該很難和東岸的文化相媲美。而那座 Golden Gate bridge 以前看過幾次,真的有如人們說的那麼美嗎?懷著心中一堆的問號,還有肉肉準備好要去嚐鮮的餐廳名單,我們還是很開心的出門了,尤其這是第一次地鐵直達 IAD 機場,對我們來說更是方便多了。

IMG_7830.JPG  IMG_8112.JPG  IMG_8099.JPG

這次我和肉肉說一定要坐到 cable car,所以找了一天下載了 MuniMobile app,直接買了 1 day Passport $13,不但可以坐 cable car,也可以坐公車,非常方便,讓我過足了癮。

IMG_7872.JPG

很具歷史的 Ferry Building 是第一次光顧,它是舊金山最老的地標,建於1898年。在 Golden Gate Bridge 和 Bay Bridge 於1930年代建好之前,很多上班族都得在此搭船通勤。這棟偌大的建築在 2003 年更新,現在裡面有很多精緻的商家還有餐廳可供選擇。

IMG_7921.JPG  IMG_7975.JPG

Pier 39 是每次來舊金山都會來報到的點,這一次是走馬看花,找到了海豹就像是目的達標,立即離開這擠滿了觀光客的熱門景點。而那 Coit Tower 則是讓我百思不解的地方,它既然是個高處景點,理應讓旅客把舊金山市區盡收眼底;但是好不容易把車停好才發現大部分的景觀都被樹遮住了。 肉肉說以前來時樹還沒長那麼高,下次可以找開放的時間進去塔內參觀畫作,也可以爬到頂端看看是否會有較好的視野。

IMG_7947.JPG

Ghirardelli Square 肉肉說他以前帶我來過,但我完全不記得。白天可以從這裡看到不錯的視野,晚上則是濃濃的節日歡慶氣氛。肉肉買了一杯限時薄荷巧克力熱飲,我喝了一口覺得實在太甜了,店內逛了兩圈也找不出來讓我想掏腰包的商品,反正這個品牌美國到處都有得買。

IMG_8100.JPG  IMG_8105.JPG

去 Union Square  那天剛好是聖誕節,百貨公司都沒開,所以自然看不到裡面的聖誕擺飾。Maiden Lane 的節慶燈光佈置的倒是很可愛。

 IMG_8084.JPG  IMG_8091.JPG

好在稍早我們已經在 Westin St Francis Hotel 看到了來自法國糕點師傅 Jean-Francois Houdre 和其團隊精心用糖打造的夢幻城堡。而肉肉選了這兒把他的聖誕老公公紅帽子戴上,照了很有紀念性的聖誕照片寄給朋友們。

IMG_8006.JPG  IMG_8017.JPG

Fairmont Hotel 裡面有特色卻不是太令人驚艷的巨型薑餅屋。而屋頂的花園和大廳的聖誕樹很值得駐足留影。看了牆上擺滿了歷屆美國總統和政要名流曾經參觀留宿於此的歷史照片。

DSC09365.JPG

Painted Ladies 排房的顏色因為陰天而有些暗淡,但也照樣吸引訪客前來留影。這排十九世紀維多利亞風格的房子從右邊數第三間在兩年前掛牌兩百七十五萬美金,由一名軟體工程師以三百五十萬美金買下。但因為沒時間及資源修房子而在今年五月決定以買進原價出售,也成了頭條新聞。

DSC09403.JPG

這位於 1198 Fulton Street 的大房子由德國商人建於1889年,列為美國國家史蹟名錄,是舊金山最有故事的房子。內有二十八間房間,一個玫瑰花園以及馬車房。屋主過世後被轉手好幾次,現任屋主 Jim Siegel 於1986年購入,自此投入修繕的工作到如今,他對歷史古績的熱愛終究會名留後代。

IMG_E8138.JPG

舊金山的誕生地在 Mission District,而它最老的建築就是建於 1776 年另人目不轉睛的 Mission Dolores。希望下次有時間再進去參觀一下。

DSC09427.JPG

Mission Dolores Park 是個很有層次的社區公園,我們開著車經過覺得終於看到當地人潮了。從來到舊金山後,總覺得城內除了觀光景點街上空蕩蕩的,和肉肉在此唸書時差別很大。是後疫情現象還是市民都在節日出城去就不得而知了。

DSC09439.JPG

層層疊疊的把來此休慇的人們拱上了綠色的舞台成了主角,而那後面的樓房就成了興味盎然的城市佈景。讀到說舊金山是人平均最多公園的城市,真是幸福的市民啊。

IMG_E8182.JPG

後來在社區的牆上看到了這幅 Daniel Doherty 的畫,仿掛在芝加哥美術館的法國畫家秀拉 (Georges Seurat) 的大作 A 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成了 A Sunday Afternoon at Dolores Park,果真令人莞爾。

DSC09440.JPG

Mission District 可以看到偶然的驚喜,壁畫就在巷弄間,也在住宅區的牆上。

DSC09458.JPG

我們先去了 Clarion Alley,後來又去了 Balmy Alley 看著名的壁畫塗鴨巷。如果有時間,Cypress Alley 和 Osage Alley 也有的可看。

DSC09485.JPG

社會議題展現在街頭藝術中,不同的文代和色彩昡麗地交會著成了甚是好看的風景。

DSC09499.JPG

住在五彩嬪紛巷弄中的居民已經習慣了人來人往,不時還有養成的植物做些點綴。

IMG_8310.JPG

Japan Town 也是我這次指定要來走走的一區,因為聽了很多日本移民的辛酸史。二次世界大戰時很多日本人被迫離開了這區,被關進了集中營,等到放出來時,昔日的住所已被佔據,只好辛勞地慢慢掙回他們的社區。現在看來的確很值得,Japan Town 有著日本乾淨整潔的外觀,這在美國東岸我還沒看過這樣的規模。

IMG_7727.JPG

最後還要提到舊金山灣區東邊的奧克蘭 (Oakland) 市中心的 Jack London Square,因為拜訪朋友所以有機會一遊這靜謐的角落。才知道可以從這裡坐 San Francisco Bay Ferry 25分鐘到舊金山市區或者15分鐘到 Alameda。

IMG_7735.JPG

太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小屋旁的石牌說明著有<野性的呼喚><白牙><海狼>的美國20世紀著名現實主義作家傑克倫敦 (Jack London) 出生在此地。充滿不凡經歷的一生在他40歲那年因服用麻醉藥過量戛然而止。

IMG_E7801.JPG  IMG_7908.JPG

這舊金山是疫情後我們第一個造訪的美國城市。誠如旅館人員所說,過去兩年變化很大,生意一落千丈,現在才慢慢地恢復。也因為很多人現在都在家上班,所以市區不再像以往擁擠。這一點我們也是體驗到了,因為找停車位變得很容易。而有些路段真的是非常的陡峭,走起來吃力,開車行經也像是坐雲霄飛車一樣。這個城市的遊民向來耳聞不少,是個城市中的大問題。而這次的拜訪中在部分區段看到好多髒亂的垃圾滿地都是,倒是讓我有些驚訝,因為連紐約都沒這麼糟啊。城市的清潔真的需要加強才行。

我們在 Richmond 區找餐廳時遇到一對從維州退休至此的老夫妻,他們說舊金山的天氣常年都被當地人抱怨,全年不冷不熱。是不是也因如此,舊金山的人看起來有些無精打采的… 當然這可能也只是一時的印象,畢竟在目前的經濟狀況下,加上疫情又沒個完的當下,可能全球各地也都懶洋洋吧。

arrow
arrow

    polar6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