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在羅馬短短的兩天三夜回想起來很像是一場夢,我們的西班牙朋友加入我們渡過了在義大利之行的最後一個美好週末。

第一個晚上我們在車站和他們會合,很獨立的朋友夫妻拿著簡單的行李二話不說帶我們走半個小時去下塌的旅館放行李,然後搭地鐵去了想當然爾的西班牙階梯。這是我們第二次來這永恆之城,但卻是第一次在夜色中和廖廖無幾的遊客們在階梯頂端看著夜色中的羅馬。和朋友相聚的興奮之情讓靜謐的周遭成了快轉影像的佈景.....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飽餐一頓之後,步行到特萊維噴泉 (Trevi Fountain) 丟銅板也是趣味橫生。好像所有的遊客都來看這地標了,就算這麼晚要照個像身旁也都是人,真無法不佩服它的魅力。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早上第一站是參觀世界上第一個以聖母命名的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Maggiore,然後是到 San Pietro in Vincoli 教堂看摩西雕像。

十點是在競技場的導覽行程,我終於克服懶蟲把自拍器拿出來玩,就算看起來像個呆瓜觀光客也不在乎,留下些回憶等老了慢慢品味。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看完鬥獸場之後步行去 Santa Maria in Cosmedin church 看我想朝聖的真理之口 (Bocca della Verita)。當然是拜羅馬假期那電影之賜囉,在義大利只要看到這樣的開口,都會想把手放進去,搞笑演出一番。呵呵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再去猶太區吃午餐,並目睹了餐廳一位太太手機被偷之後的戲劇性場面。讓我們除了享受美好的一餐之外又分心地看店家處理歇斯底里的粗心紐約夫妻在掉了手機之後彼此的劍拔弩張。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貝尼尼設計的象和方尖碑(Elephant and Obelisk)是朋友開出的想看之物,於是我們找到了 Piazza della Minerva 看看這 1667年完成的傑作。方尖碑很有歷史,最初是由埃及第二十六王朝的法老 Apries 於公元前 580 年左右在他的首都塞斯豎立的。它於 1665 年在 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 教堂附近的挖掘過程中被發現。可能在公元一世紀被帶到羅馬,用於建造那裡的埃及女神伊希斯神廟。至於為何朋友有興趣看這雕像,或許是因為薩爾瓦多·達利 (Salvador Dali) 的畫作《大象》(The Elephants) 描繪了兩隻長著細長腿的大象,它們面對著對方,同時帶著支離破碎的方尖碑,視覺上像是參考了這座雕像。

想去萬神殿看看情況,但觀光客擠滿了整個空地,看來無望也不想去排隊,大夥只好去喝金杯咖啡 (Tazza D'oro)。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喝完要排隊的咖啡,樂此不彼再吃要排隊的冰淇淋 Giolitti,不愧是知名冰淇淋店,外面滿滿都是人在站著吃各種口味的冰淇淋。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Chiesa di San Luigi dei Francesi 這座華麗的巴洛克式教堂自 1589 年以來一直是羅馬法國社區的教堂,著名的卡拉瓦喬 (Caravaggio) 三幅畫作可在主祭壇左側的 Cappella Contarelli 找到它們。這是肉肉安排的藝術小站。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Vocazione di San Matteo(聖馬太的召喚)、Martirio di San Matteo(聖馬太的殉難)和 San Matteo e l'angelo(聖馬太和天使),統稱為聖馬太循環。 這三幅油畫是卡拉瓦喬最早的宗教作品之一,創作於 1600 年至 1602 年之間,具有樸實的現實主義和令人驚嘆的明暗對比。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徒步兩分鐘就到了知名的納沃納廣場 (Piazza Navona)。此時天氣有些陰霾,但廣場上還是擠滿了遊客,好不熱鬧。

納沃納廣場是羅馬市中心最美麗、最著名的廣場之一。 公元 86 年圖密善皇帝以其獨特的細長形狀委託建造了這個廣場作為可容納兩萬名觀眾的田徑比賽體育場。英諾森教皇甚至在炎熱的夏季組織了水上運動會,把整個廣場都淹了水。羅馬帝國滅亡後,看台所在的地方建起房屋,但長長的田徑場上沒有建築物,後來成為納沃納廣場。如今它已成為一個充滿活力的廣場,有著無數的咖啡館、露台,以及街頭藝人和肖像畫家。在聖誕節期間它會變身成為一個大型聖誕市場。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納沃納廣場上貝尼尼的四河噴泉 (Fontana dei Quattro Fiumi) 好澎湃啊,我們走了一圈又一圈從不同的角度欣賞它的壯麗。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四河噴泉由吉安·洛倫佐·貝尼尼 (Gian Lorenzo Bernini) 於 1651 年為教皇英諾森十世設計,描繪了文藝復興時期地理學家公認的四大洲四大河流的神:非洲的尼羅河、亞洲的恒河、歐洲的多瑙河和美洲的拉普拉塔河。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走過了個橋,看著美麗的黃昏,我們在七點抵達梵蒂岡博物館。走了一天的我們還沒開始看都已經累了......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幾十年前第一次看梵蒂岡博物館對米開郎基羅佩服的五體投地,而這次倒是覺得拉菲爾的畫功真是了得。上次看的西斯汀聖堂 (Sistine Chapel) 正在整修,米開郎基羅的最後的審判 (The Last Judgement) 蓋著一塊布,雖然布上也有畫但總覺得是遺珠之憾;這次終於看到了真跡,而警衛不停的提醒不能照相還時時發出噓聲要遊客小點聲非常另人發噱。

看完大家真的都累翻了,但卻竟然為了美食匹薩又拖著疲憊的身體走了十分鐘抵達 Bonci pizza,然後就開始了漫長無止盡的等待,再次目睹了義大利的缺乏效率。最後我們還是沒有吃到聞名遐邇的匹薩。羅馬總是會讓人有殘念而想再次造訪。

義大利永恆之城羅馬的美好週末(上)

<下集待續>

arrow
arrow

    polar6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