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ka_Panhandle.jpg

終於決定要把我們於 2005 年秋季去阿拉斯加的 Inside Passage 之旅整理一下,寫成記錄.

之前不想動筆是因為年代已久,而且當時照的相片不多,寫成遊記可能可看性不高,但想想現在不寫,以後更是不可能的了.而這畢竟是肉肉最愛的旅程之下篇 (他的上篇是多年前和一些歷史教授出團去義大利的一次學習之旅).所以,我想先苦後甘,趁忘光光之前趕快把還記得的寫下來吧...

當我們在規劃這次旅行時,肉肉在美國,我在台灣,所以可想而知,網路是唯一可以溝通的管道.而那時因為我工作忙,所以很多旅行的細節,如何將渡輪 (ferry) 的時刻表整理連結,都是肉肉自己做的功課.而那時他為了我們預算的規劃做的表格也是詳細的讓我歎為觀止,後來也讓我的旅遊規劃專家姊姊印象深刻.

好了,吹捧自己老公的目的是因為這次阿拉斯加之旅的功勞都是他的,不然我也真是無法能親眼看到一些奇特的景觀和人文,更不可能在內海船上的渡輪甲板上吹了那麼久的冷風,看了那麼多的天際線.

那年的秋天,在我們開車玩了加拿大的國家公園,回程途經溫哥華,又回到西雅圖,把帳篷還給肉肉的爸之後,我們就帶著簡單的行囊坐灰狗巴士再次進入加拿大.而這入關的經驗真是讓人難忘.當時到了關口時已是將近半夜了,我們全車都要下車接受簽證檢查.在初檢之後,比較可疑的人就被留下接受盤查,這其中當然包括拿台灣護照的我啦.

在我之前,一位看似學生的日本年輕人先接受女檢查官的盤問.不知他是沒睡醒還是神經太大條,檢查官問他什麼,他都回答的迷迷糊糊的,要他出示證件,他也是要什麼,就拿不出什麼.沒想到他也真是倒楣,遇上了一位超級難纏的檢查官.在數次的你來我往之後,檢查官說:你到旁邊等著去.

接下來就輪到我了.肉肉因為和我一起旅行,所以一起接受盤問,檢查官保持嚴厲的態度,一一問話.肉肉把他印出來整本的旅行計畫拿給她看.檢查官的臉部表情立刻柔和了一些,最後雖然我忘了帶回台灣的機票,但她也是好心的說下次要注意.所以就這樣,我們回到了巴士上,留下那位日本年輕人和另一位白人在關口,不知他們的下場會是如何.不過日後肉肉常常提起這位很有個性的女檢查官,他覺得她非常的專業,因此大為激賞.

接下來我們租了車子把 Victoria Island 上的 Tofino,Chemainus,Duncan,Victoria 和 Nanaimo 先遊玩了一陣之後,還車在 Port Hardy 的 Bear Cove Terminal 上了我們的渡輪,開始阿拉斯加 Inside Passage 之旅了.

這時可能有人會奇怪為何不繼續開車呢?因為 Inside Passage 城與城之間並沒有橋樑接通,只能選擇海路或空中交通的可能性.而甚至有些地方連大遊輪 (Cruise) 都無法進入,因為港口不夠深到足以停靠.所以我們就這樣跳來跳去 (hoping around) 的坐了不同的渡輪在 Ketchikan,Petersburg,Haines,Juneau 這些城市裡,探索阿拉斯加的內灣特色景致了.

<未完待續>

註:上圖取自Wikipedia:http://en.wikipedia.org/wiki/Inside_Passage

polar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undeyahgo
  • 那位日本人可能被認為吸毒吧...哈哈哈...
    期待你的阿拉斯加續集...
  • 說不定唷.那麼無知還真是少見呢.
    我去圖書館借了兩本Alaska的書回來復習了.
    因為以前沒有寫下什麼,所以這回都得靠記憶力,真是大挑戰呢.

    polar61 於 2009/04/29 08:59 回覆

  • Dionisia
  • 呵,我跟你家肉肉正好相反,對海關檢查人員向來沒啥好印象,
    倒也不是被真正刁難過,只是很討厭那種被當罪犯一樣詢問的感覺~~:P

  • 那是他們的工作嘛.只要我們行的正就沒關係的.
    就算被叫去小房間,也是安然通過,就好.
    以前出差,海關人員都懶的問.最多兩個問題而已.

    polar61 於 2009/04/30 23:2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